北京数码产品批发联盟

盗版行为、内容付费、知识产权的几个想法

艾伦三公子2018-06-19 02:00:08

我对盗版行为深恶痛绝,但说完我又用着盗版的office软件,操作系统。


我对于知识分子的角色不认可,不是对于商人的不认可。在异军突起的众多搞知识付费或内容付费的人当中,他们在商业上走的这条路是符合这个时代的。


让知识变得有价,是中产阶级的呼声。



1.盗版行为


有些人的思想是这样一种既定存在而又理直气壮的:盗版的人应该被痛击,盗版产业应该被禁止,盗版产品应该被严禁销售。但喊完这句有气无力的话后,自己却在用着各种盗版和免费的东西。要不是微软的xp系统还在维护,你可能到现在还在用着盗版xp,要不是有专门以破解软件为生意的人,你的iphone就装不了那么多app或使用那么多功能,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你还用着免费的office软件、思维导图或ps。你甚至理所应当的认为谁特么去买正版的,脑子没进水的人根本不会去买,有免费的为什么不用?


但就是这些你正在用着的盗版的东西阻碍原创公司发展了吗?


以前会觉得,盗版太他妈可恶,让版权人蒙受巨大损失,失去了很多经济来源,也就没动力创作了,再过段时间某个行业或企业就关门了。但现在看来,如果盗版真的会导致行业消失,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不会消失的行业,因为几乎每个行业都存在盗版或抄袭行为。


以影音为例的盗版重灾区来讲,盗版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原作者扩大了受众面积,增加了市场的占有率,提高了自身的名气。在大约高中的时候,众多网络歌曲或一些盗版的港台音乐在街头巷道广为流传,你的手机铃声可能就是一首纯盗版的音乐剪辑而来的。那时候听周杰伦的歌大部分是盗版,正版专辑太难买了,网购还不像现在这样发达。但需要纠正的是,周杰伦的成名并不是因为盗版所致,而是他真的有实力。这样说的另一层含义就是:


只要你的产品够好、够火,一定会有足够的经济利益去驱动部分人去解锁。如果非要抑制盗版的话,那么最有效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产品做得足够差。我相信没人会愿意把自己的产品做的那么差。


以前看过唐茶的文章,我摘录如下(斜体部分):


人们为抑制盗版做出的代价


长久以来,人们抑制盗版的最常见方法就是使用一种叫DRM的技术(数字版权管理(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也。简单来讲,DRM通过加密等技术手段限制用户对数字文件──通常是音乐、电影、图书等媒体文件──的权力。这里的权力包括查看和播放文件、复制并传播文件等等。)


道理是如此的简单——天下没有解不开的锁。如果有人跟你吹牛逼说他的产品他的技术从未有人破解,那么很有可能他的产品并没有什么价值,或者说市场对他产品的兴趣还太少。假使他的产品在未来有一天成功了,那么他的产品离被破解被盗版的那一天不会太久。有一个有名的例子是:Apple在成功后,专门为其音乐商店开发了DRM技术,但在几个月之内即被破解。可想而知,你的产品即使保护的再好也会被破解,一切都是时间和利益问题。


另一方面,并没有证据显示 DRM 技术真的有效抑制了盗版音乐。DRM的破解并非难事。iTunes 音乐商店于2003年4月开业,同年11月,FairPlay的破解技术就已现身互联网。而就算用户不知道破解软件的存在,也有各种办法盗用这些被 DRM 保护着的音乐。举例来说,他可以用录音软件将买来的歌曲录制一遍,重新存成没有任何限制的文件并分享给他人。或者,他也可以用 iTunes 软件内建的光碟烧录功能将这些音乐烧录成 CD,然后再将 CD 上的音乐用抓轨软件转成没有任何 DRM 保护的 MP3 文件。


虽然如此,iTunes 音乐商店还是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但它的成功显然并不来自DRM技术,而是来自于热销的iPod、方便的购买方式、丰富的曲库与苹果成功后的品牌效应。


2007年,乔布斯在苹果网站上发表了《关于音乐的思考 Thoughts on Music》一文,明确表示如果唱片公司同意弃用 DRM,苹果会立即跟进。文章发表三个月后,EMI 公司率先放弃了 DRM。随后便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iTunes Plus」:不带任何保护措施的音乐文件。此为后话。


以破解软件为生或是为乐的人永远都会存在。他们的驱动力通常来自经济利益、对智力活动的热衷、对内容共享的无条件支持、某种原始的数字无政府主义理念,或是以上四者的混合体。盗版市场的辉煌与行业的辉煌是荣辱与共的,但相关性不等于因果性,究竟是盗版消灭了产业,还是产业自己做得烂导致盗版都不屑于跟进呢?我现在更相信后一种。


但讲了这么多,我从不认为盗版是一个好的行为,但盗版和市场的关系,有时候就像羊毛党和企业的关系,有博弈也有合作。


关于盗版就讲这么多。


2.所谓的知识和内容付费


以前我挺喜欢泰勒斯威夫特的,也经常听她的歌,尤其喜欢《red》《1989》这两张专辑,但是后来她搞起了付费试听我就不关注她了,倒不是我出了起那个钱,但特么总好歹让我先试听一下再决定买不买吧?好比你去商场买衣服,衣服还没看见(更别谈试穿了)就让你先付钱,你会给吗?但我不否认脑残粉会毫不犹豫的购买,但对我来说并不会。


泰勒曾和苹果有过一段恩怨,苹果的音乐商店会为第一次注册的用户提供三个月的免费服务,泰勒不开心觉得这不公平,我的团队辛辛苦苦制作出来的音乐就被你苹果免费拿出去赚吆喝,不行,要么我从你的商店下架要么你先支付我三个月的版权费。后来呢,泰勒的粉丝太多了,苹果也屈服了,并将按在线播放的次数在三个月的免费试听期内向版权所有者付费,但没有公开具体的金额。


这样做泰勒是有足够的理由的,她在一封公开信中说道:


这与我其实没多大关系,谢天谢地我现在已经出到了第五张专辑,所以我可以通过举办现场的演出来支持我自己、我的乐队、我的同事以及整个经济团队。但这对于那些才刚发行自己第一张专辑的新的歌手或者乐队有关,他们成功地发行了自己的作品却不能得到回报;这与那些年轻的词曲作者有关,他们可能刚刚写完了一首歌,却并不能在歌曲中拿到应得的版税来偿还自己的债务;这与那些想突破想创新的不辞辛劳的制作人有关,他们就好比那些在苹果公司里面的那些不同领域的天才,但是在一整个季度的时间里播放他们所做的歌曲却拿不到钱。这些并不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的任性言论。这是在我的交际圈子中每个歌手、词曲作者、制作人的共同观点,但他们有些惧怕而不敢公开发声,因为我们对苹果是非常尊重和喜爱的,我们只是不喜欢这一举动。


我知道苹果是在为了往付费流媒迈进而努力。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过程。我们知道苹果是一家多么成功的公司,而且我们也知道即使对粉丝来说是免费,但是苹果公司是不缺这三个月的钱来支付音乐人的。


对于免费来说,三个月太长了,对于那些付出劳动的人来说他们什么也没有拿到这并不公平。我这些话是出于我对苹果在其他方面所做的一切的爱、尊重与欣赏。我希望我也可以尽快加入这一进程中——对那些音乐人们公平以待的流媒榜样。我希望这会成为一个找到正确道路的平台。


泰勒凭借自己超级影响力和在音乐产业里的力量改变了苹果的做法,这样一石二鸟的行为不仅自己赚到了保护音乐人版权的名头,又实实在在得到了实惠。但对用户来说提高了门槛,要先掏钱再听音乐,这种体验违背了市场规律,但顺应了资本主义的利益。


一块钱也是钱啊


创作从未像今天这样繁荣过,在轰轰烈烈的知识付费/内容付费的背景下,手握一定的资源和见解就可以为你带来利益,一篇文章,一条语音,一个视频或者几句话就能为你带来可观的收入。你想看,对不起,请给钱,不付费那就更对不起了,你连大门都没看见就听见关门的声音。


在互联网如今发达的今天,倡导的是一种分享、共享的精神,但事实上我看到的却是每个人在为那狭隘私自的利益而拼命着。


也许你会说,你不就是不想付钱么?人家辛苦付出的内容当然值得去付费了。任何创作在已经设定有利益驱使的前提下,我不认为会有什么好的内容出来。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创作时就考虑到,我这本书、这首歌、这幅画能卖多少钱。如果马尔克斯在创作《百年孤独》时就考虑到作品能卖多少钱时,他可能并不能写出那么伟大的作品出来。在金钱摆在当头,你认为会创作出优秀的作品出来吗?


也许你还会说,必要的保护还是应该要有的,否则创作者的权益谁来保障,全免费了那创作者哪来的资金去再创作?诚然,对于用心创作的人来说,一定的保护是必要的,但对于现在轰轰烈烈搞起什么知识付费的大部分来说,你那点知识水平还真谈不上值得我们付费。


每一个自媒体都是一个小圈子,各自拽着自己的用户在吆喝呐喊,每天写一篇文章赚点打赏费,恨不得每个粉丝都打赏才开心呢。这种行为虽符合用户行为和心里规律,我爱打赏就打赏,不打赏你也没辙。我也为一个我喜欢的号打赏过,这没什么好说的。


但如果故步自封搞起付费阅读或卖起自己的观点来,那我就开始鄙视了,你读过几本书,做过哪些有价值的研究,以为自己有点粉丝就开始膨胀。大道理谁不懂?我还不如去看金瓶梅呢。所有有价值的东西是免费的,空气和阳光,自然的所有景色和可爱的动物,这些哪个不值得我们投去更多的目光?


微博的问答更令我匪夷所思,一个问题卖了几百或更多,一元围观群众更多,人家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有那时间不如多思考思考自己的银行卡数字有没有身份证上的数字多,不如多跟家人朋友多说两句话。你又会说,凑热闹而已,又没多少钱,是是是,你爱看的话就看你的。但看完如果对你没任何帮助,或者在你自己不能深刻思考和自我审视的前提下,还是少看点这样的内容吧,毕竟一元钱也是钱啊。


3.知识产权早晚会被时代淘汰


知识产权是一种私权,因为它是人思想活动下是产物,而人都是类似的,所有思想活动怎么可能没有一致性?喜怒哀乐、视觉和听觉都会产生一定的相似性,所以所谓的知识产权是一种实际意义上的垄断行为,早晚会被时代淘汰。


未来的某一天,当我在骂你一句草你大爷的时候,心里可能掠过一个迟疑的问号:草你大爷这句话是不是被人注册了,我说的时候会不会被人家告?会不会被人认为我这是抄袭?似乎有点流氓,但这就是未来你在写论文或者发表著说的时候会产生的犹豫和提心吊胆,怕自己的一句话早已被人捷足先登,怕自己的一个研究早已被人注册了专利。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你不敢发布文章,不敢研究技术,导致社会的发展越来越被小众的人掌控,也逐渐停滞不前。试想一下,前方有各路拦道者,手持冲锋枪,后面的人还敢往前冲吗?


这就逼迫你开始小心翼翼保护好自己潜心研究的学术或产品,一旦确定可以申请专利了,就开始抓紧时间申请,万一被别人早一步那自己不浪费一番心血了么。


再举一个例子,当你用心去写一篇文章,写完发表后被人说成是抄袭别人的,你可能还不知道自己抄袭了,这就会导致一种情况,那就是莫名其妙你就成了被告,被人开了骂。有人会觉得,抑制抄袭会避免大量重复的作品或观点出来。请记住,时代会永远留下最好的东西,你的眼睛和心灵是雪亮的。


在我看来,不管是抄袭或盗版都不可能完全被消除,就像上面说的盗版行为一样。只有当抄袭者在经过一定时间的深刻理解和观念改变后,这种情况才会改变。如果非要采取强制的态度和手段来制止这种行为,起到的效果其实太甚微。就好像齐秦小时候叛逆被父亲打,越打反抗越严重,后来呢,不打了安静了,他自己也思考了,才会在以后的事业里取得很高的成绩。在《悲惨世界》里,米里哀主教对惯犯冉阿让那超凡的谅解和豁达的态度,使得冉阿让在未来的生活里获得重生,像一个天使一样布道,施恩。


说到底是人观念的改变,但是它必然要经过一段漫长的历程。


常常有人在后台问我,文章能不能转载,转载要说明什么,我说我的文章你随便拿去用,不用写作者是谁不用注明来源,你也可以随便更改。我跟他说,虽然加了原创标,但也仅仅是一个符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