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数码产品批发联盟

三十年后的你或许会这么生活

蓝色草履虫2018-06-19 04:58:07


是否曾经怀疑过

世间除了我们生活的世界,
还有多个平行的世界存在?

百年后的北京
在雨果奖获得者郝景芳的《北京折叠》中,
时间与空间的双隔离模式下,
被分为了上、中、下三个阶层。

看后不禁虎躯一震。

然而

我们能否活够一百年去见证,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所以

我们还是来聊一聊未来三十年可能发生的那些事吧



那么未来三十年,
有哪些可能会彻底改变社会、生活、科技的新东西呢?

知识药丸


“我们往往通过双眼等消耗大量信息来学习如何阅读,然而这可能是一个非常低效的途径。

因此我的预测是,我们将吞咽摄取信息

你吞下一颗药丸就会懂英语,吞下另一颗药丸就会了解莎士比亚。

这是通过血液的流动来实现的;一旦它存在于你的血液中,它历经循环并进入大脑,当它知道自己位于大脑中时,它会将所携带的信息存储在正确的位置。

我经常和Ed Boyden、Hugh Herr等许多人一起……这并不牵强。”

Nicholas Negroponte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创始人

纳米机器人


“20年后,我们将拥有纳米机器人——另一个指数的趋势是技术的萎缩——通过毛细血管进入我们的大脑,连接我们的合成新皮层和云,提供大脑皮层的一个扩展

现在,你的手机里有一台电脑,但是如果你需要10000台电脑在几秒钟内完成一个复杂的搜索,你可以在一两秒内在云中访问。

在21世纪30年代,你将能够直接通过你的大脑连接

我在散步,Chris Anderson来找我,我最好想好说什么聪明的话。我有三秒钟——我大脑皮层里的三亿模块不会削减它——我需要十亿多模块。我将能够在云中访问。

我们的思想将是生物和非生物思考的混合。”

Ray Kurzweil
发明家,未来主义者, KurzweilAI的CEO

人体芯片植入


“我们将有机会将一个被批准的芯片植入自己,它将作为一个传感器获取健康数据以便及早发现疾病,向我们所希望的人展示我们的位置,并提供各种各样的新的实时数据这将由早期采用者尝试使用,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获得普遍接受。”

“作为一个社会,我们不会真的在意保险公司是否提前获取我们的健康数据,因为他们的成本将会下降,而公平、少争议、可负担会使他们更好。

因此我们将授予几家公司(如未来的Google、Facebook、Twitter)获得更多的个人数据的权利,并将他们的产品集成到我们的日常生活。

我们不会喜欢这样,但最高法院将允许警察和救援人员依据合理的标准来获取我们的芯片数据(路边酒后驾驶测试等)。

并且,或许相应的,无论我们在哪里,我们将能够听现场音乐,在任何时刻、世界各地,通过类似于谷歌眼镜的内耳适配器。

我们将能够在中午的旧金山听到加纳的街头艺人和雷克雅未克的酒吧的现场音乐。现场音乐将使下一代更加紧密,带来全球和平的希望。”

Gregory Miller
Spacebar的共同创立人,Google.org的前总经理


三十年前,
何曾想到当今的世界将被互联网、智能手机
所改变?


三十年后,世界会发展成何种模样?

科技的发达是否会如同《北京折叠》中描绘的,

带来的是阶级的进一步分化呢?

未来啊,请在前方等着我们。

原文链接:http://ideas.ted.com/26-ideas-from-the-future/
樊宇(查找)
朱昕雨(翻译)
兰丝铭、梁君怡(校对)
张锡岩(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