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数码产品批发联盟

乱弹丨广莫曰:当我玩王者荣耀时我玩些什么

广莫曰2018-06-19 04:40:37

广莫曰丨乱弹

玩《王者荣耀》本来是广莫近几个月接地气计划的一部分,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与流量资费的降低让随时随地玩手机网络游戏成为了一种可能。

如今,玩手机游戏毋庸置疑已经成为了许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广莫决定体验两款目前用户人数最靠前的手机游戏:《球球大作战》和《王者荣耀》,先说《王者荣耀》。

《王者荣耀》是2015年11月上线公测的一款跨安卓苹果系统的5V5对战类手机网络游戏,其脱胎于《英雄联盟》等MOBA类电脑游戏,每局游戏由十名玩家五五分成两队,每名玩家控制一名英雄,双方互相对战,直至拆掉对方基地水晶者为胜。


以前广莫从来没有玩过这一类游戏,刚开始玩感觉很难上手,要玩好就更难了。为了不坑队友,广莫决定所用英雄主选辅助系的庄周。文章中就叫庄周吧,总不能一直叫南华祖师吧。看攻略说,作为辅助,不死不送人头就是不坑队友。杀人不好学,逃命总好学吧。可自己摸索了几天,还是一头雾水,胜率惨淡,正好广莫自己的大徒弟擅长这一类游戏,而且他正好也擅长庄周,他为广莫普及了两个重要的概念。


第一个概念,这是一个塔防游戏,目标是推塔拆水晶,目标不是杀人。第二个概念,这是一个经济游戏,在技术差不多的情况下,装备的多寡和组合非常重要,所以,要努力多打钱,而杀人的目的之一,就是赚对方的人头钱,以及使对方在等待重生的时间内不能赚钱,从而具备装备优势和拉开经济差。


广莫学到了这两点,果然高屋建瓴,水平大涨,于是广莫决定用庄周玩一百局排位赛,以实现了解这个游戏的目的,然后删除。最终结果是,一百局的胜率是46%,应该说这是个很差的战绩。


由此,广莫突然想到之前看到过的一本《斩赤龙经》,上面是这么写的:「自来阴阳乾坤判,男女修持略分班,男修白虎时照管,女修赤龙莫等闲」,后面的就不赘述了,最后两句是「此是赤龙经一卷,万两黄金不虚传」。道教经书中像这样形容此经珍贵,哪怕给万两黄金都不能轻易传播的说法非常之多,这只是随手可得的一个例子。举这个例子来说事,是因为这本经广莫用不上,能避免产生联想,少自找麻烦。问题是,为什么这么说?哪就值这么多钱?怎么就不能虚传?



另外,道教还有一个常见的词,叫做天机。我们在各种文学影视剧里经常能看到一个白胡子老头或者带着墨镜的瞎子神秘兮兮跟别人说所谓的此乃天机不可泄露。广莫就经常想,什么才叫天机?既然是天机,那说这句话的人自己已经知道了算不算天机已经泄露了?如果不算,为什么不算?如果算,为什么能泄露给他而不泄露给别人?


上述的两个问题曾经困扰了广莫很久,直到玩了王者荣耀,就突然想明白了。人的知识分为两种,分哪两种知识呢?打个比方,关于孔子,一个人知道有孔子这个人,但是不知道孔子的生平,著作,学说和影响,但是他知道世界上一定存在有这些信息,也知道只要他想知道,就能知道,甚至知道该从哪得到这些信息。这是第一种知识。


而当一个人根本从来没有听说过孔子和儒家思想的时候,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了,这个知道的过程就是第二种知识,俗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斩赤龙经》就属于这种情况。斩赤龙的概念,在现代道教圈和修行圈一点都不稀奇,但是广莫相信每个人都曾有过那样的经历,第一次看书或者听别人讲这个概念的时候,我们的内心深处的独白一定是,“啊?还有这回事啊,还能这样啊。”


我们现代人可以得到信息的渠道太多,相应的掌握了大量知识的修行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所掌握的知识有特别大的价值,而在古代则完全不一样,每个人能读到的书和见到的人都极为有限,很多新世界的大门,眼前的这个人不给打开,那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有机会打开了。所以一个概念才价值万金。天机也是一样,如果一个算命老头告诉了事主可能要发生的灾难,却不愿意告诉对方是什么类型什么时间什么程度的灾难,这就不是天机,而假如他根本不愿意告诉对方会发生灾难,对方自然就没有了防灾减灾的意识,这才是天机。


所以,每个人的新世界的大门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天机都是不一样的。对于广莫玩王者荣耀来说,如果没有大徒弟告诉的这两条,可能广莫要花很长时间的摸索才能领悟到这些,他告诉了,让广莫可以使用正确的理念玩游戏,这对广莫来说就是新世界的大门,就是天机。



前几天,广莫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又下载了游戏,用庄周玩了大约二十局游戏,玩完又给卸载了。广莫想到的是,作为一个没有玩过星际,魔兽,刀塔,英雄联盟等RTS即时战略电脑游戏的人,广莫基本没有玩过任何有时间轴与现实同步的复杂游戏。广莫喜欢玩的都是三国志,信长之野望,文明这一类可以用无限时间去思考的SLG回合制策略游戏。而广莫玩所有的即时类游戏时,场面都是手忙脚乱的。


王者荣耀的英雄庄周,王者荣耀中庄周不抢人头只当肉盾的玩法,可能让王者荣耀成了广莫玩过的第一个足够熟悉到不需要思考的即时类游戏,然而其复杂程度仍然需要广莫必须时刻都保持全神贯注。广莫需要体验这样的状态,所以体验完了之后,又将其卸载了。


这个游戏这个人物这个玩法,只是广莫生活中极小的一部分,如果广莫的生活是一棵大树,这只不过是一片树叶。那么,逻辑推演下去,广莫有没有可能让自己的整个生活都处于这个状态?逻辑上是可能的。前几天,广莫和爹座聊天曾被问到,像广莫这样不停的思考新事物,大脑不停息的人,既然能推崇认可修行,能把衣食住行都修的不在乎,为何不能把接收不接收新事物也修的无所谓呢?广莫的回答是,可能因为人生还有目标和追求,衣食住行和目标追求无关,而新事物和思考是与其有关的。


又前几天,广莫跟道友聊天,广莫说自己现在的目标是在十年内将生活中遇到的所有问题都思考完毕,也就是说广莫的人生不再有任何抽象和的现实的问题需要思考了。广莫认为只要自己的生活没有突变,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突变,这个目标是可能实现的。道友说,这大概就是四十不惑吧。那当广莫生活的整体都如同玩游戏状态的时候,不就如同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了么。广莫没有经历过这种状态,但是可以用游戏时的状态来模拟感受一下。


可是,游戏毕竟是游戏,不是生活。游戏中的状态只是幻,生活中的状态才是真。这也就是广莫从来不强调入静,不主张出神的原因。入静容易,还出来么?出神不难,还回来吗?就算景象万千,引人入胜,只要不是生活,不是常态,无非是一场幻象而已。



声明:此公众号文章如非特别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联系本人并注明出处,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或群聊,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对广莫曰最简单的支持方式就是分享文章到朋友圈,感谢。

作者微信:xiyu605, 广莫先生。QQ群:435212005。